_远山淡影

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

冬夜,在列宁格勒

在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
眺望上个世纪的冰河
伏特加的滋味,尝起来
像是壁炉中腾腾跳跃的火焰

北方的天空,凝重的烟
是谁将胜利的号角吹响
枪声,雨声,战士的血液在流淌
又过去了,一个暗沉寂静的雪夜

他们的领口下藏着刀片
无人得知,彼此心照不宣
亲吻,拥抱,苦艾的味道渐渐蔓延
冬夜漫长,赴死之人无心入眠


代替口罩老师发一下文的存档(含大家的评论)

隔山灯火:

度盘:


链接: 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mi21Czm 密码: peng







PS:有关文包的任何问题请联系我和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为了让这条资源lo一直留着。请大家在评论里谨慎一些。(无奈)


        求蓝手支援。




—————以下是灯灯的话————


口罩老师出差在外,我和my枪登了她的账号,把两年来的楼诚文一篇一篇存了下来,大多数文口罩老师已经分享过全文word或者排版PDF,但是大家的每一条评论,留下的每一点足迹都同样珍贵。


刚开始我非常难过,非常。但是一篇篇复制下来,渐渐得到了另一种程度上的治愈。这两年竟然留下了这么多好的回忆,谢谢口罩老师,永远爱您。


至于我自己,永远都会记得她第一次在私信里给我写楼诚推开某个四合院的门,那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,LOFTER上的口罩老师带我去了更深更远的世界,现实中的口罩会拉着我的头发撒娇。


这辈子都会认识口罩了,真好呀。


(但我还是哭了。)




这篇居然也被屏了一次……再试试……



百乐夕烧 竹林 露草试色⊙∀⊙!
贵妃的阻尼感非常舒适 !
毕加索的顺滑称心如意 !

@RoxanneTse
虽然我不太会讲话但是还是很想给您表白ღ( ´・ᴗ・` )
能看到太太您写的文字真是一种幸运ʕ๑•ω•ʔ
非常愧疚因为很少写评论( ・_・)ノ……每次想码评论删删改改又放弃了,希望您不会因为这个而质疑我对您的爱意

看了您的文之后一直循环《人非草木》,想抄些歌词送给您
希望您能收下这份表白(•́ω•̀ ٥)

朋友们我又来了……《如此夜》本宣&《别日何易》&AYLI再刷

终于等到了

mockmockmock:





预售时间:3月26日(本周日)20:00 - 4月15日24:00
预售价格:50CNY(通贩期53CNY)

级别:N18
字数:approx. 9万
收录:《如此夜》一至四&外篇一/《心花》&《金屋》/《花与少年》&《雪松与大马士革》/《归国前夜》/《蟹螯即金液》

封面:egooo


Guest:隔山灯火




配置:B6/约220页/内页100G道林/外封待定/环衬116G米色里纸/锁线胶装/四色+专金印刷/烫白/哑油/
特典:待定




承印及代理:@無限制-努力包快递 (只有无限制的代理是真的,其他非二手可能是复印本,大家请多留个心眼)


《如此夜》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47204593924


《别日何易》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47204253525&qq-pf-to=pcqq.c2c


AS YOU LIKE IT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31007144774&qq-pf-to=pcqq.c2c




《别日何易》与As You Like Ii将根据预售数量选择印刷方式,如采用数码输出的制作方式,将使用无锁线胶装并取消所有封面工艺。




谢谢所有为这个本子出力的朋友和老师。还是那句老话,所有内容网上都有,请谨慎下单,管住钱包。


感谢破费。


如有问题敬请留言。




祝好。





听到那句“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”眼泪就下来了

兔子窝:

*以下夹带大量私货。

看完视频的我揉了三张纸巾才恢复了打字的能力。嗯。

没想到哇,长夜姑娘做了视频送给我!真的没想到!做视频那是多么费时费力的事,我做过所以知道,从整体构思到挑选画面,从剪辑调色到细节调整,一遍遍渲染看成品效果,真的是痛并快乐着,所以懒人如我最后还是选择写文(。

也正因为此,我很清楚看似不长的视频背后付出的时间和精力,何况三五分钟的视频也不算短了。感动死了,谢谢长夜姑娘!攥着纸巾哇哇大哭!

 

然后说说视频~

《南山南》的感染力很强,没错,从一开始阿诚哥洒面粉配上大雪纷飞的歌词,这个画面就让我起鸡皮疙瘩了,到最后一遍遍地诉唱——我觉得是呼喊——南山南,北秋悲,镜头在回忆和现实之间不断切换,更是泪眼哗哗流。

印象最深的几个画面,一是明楼回忆故人,重庆的远景配合虚化的人像。明诚的侧影太美!(是明诚在河边听黎叔说找到儿子的画面,我没记错吧?),端庄微笑的明镜、白衬衫少年明台、曾经的战友王天风、于曼丽和郭骑云,这些明楼的故人,都以最完美最明亮的姿态停留在他的记忆里。

对于带着回忆留下的人来说,早早离去的人其实是幸运的。

像于曼丽对于明台,恐怕明台一辈子都会梦见那轮土里的明月。就让他梦见吧,有时候错过就是一辈子的剜心和铭记。(我好像对小明太苛刻了。

大姐临终前说过一句话,“我一直生活在担心之中,担心会失去你们”。起初我为大姐的这份担心唏嘘不已,但是后来想想,死亡无疑是解脱了她的精神折磨,这么说似乎很残忍,但事实如此。三个弟弟的身份是这样复杂,无论是抗战还是内战,以及之后的几十年里,短暂的幸福和满足有,但是长期的太平是奢望。

关于楼诚在抗战后的经历,看过不少文,无非去国留国两条路。这里我要坦白一个脑洞。明楼的头痛病在我看来一直是不祥之兆,那个年代对脑血管疾病的认知不够详尽,加上各种客观因素限制或是催化,他的病痛可能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冀朝鼎,经济学家。明楼的经历和他很相似,连出生年份都极其接近,可以说,把明楼代入冀先生的经历毫不违和。1963年,冀先生突发脑溢血逝世。知道我想写什么了吗?😂

好吧,这个脑洞已经被我枪毙了,原因很简单——我不舍得让明诚一个人留下来。所以,为了阿诚哥,大哥,请你好好地活着吧!(我对大哥太不偏心了。

第二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是老年明楼翻看相册,这一段和楼诚街拍照片的剪接真是绝了!这张合影是我爱上楼诚的起点啊!

之后的歌词“如果所有的土地连在一起,走上一生只为了拥抱你”,与之相配的几个长镜头,更是让我哇一声哭出来,好像明楼真的走过了长长的回忆之路,明诚站在道路的尽头,翩然转身,对他微笑,于是我就哭唧唧地一发不可收拾了……

故地重游,往事历历在目:那场剜心的雨中戏,明诚的眼睛是窗口最美的景致,一件大衣想起他们相互扶持的日子。如果这里的回忆还是温情惆怅,那么之后就是冰冷的刀子。兔子呕血三升,最后一句“大哥”哭得头疼,不管是不是真的,就让我想成那是明诚吧,他们最终团聚了。

很惊喜见到了董岩,见到了明台的母亲,见到了于曼丽、郭骑云、王天风,他们是剧中一闪而过的配角,是现实中的芸芸众生,被历史的洪流裹挟向前的千万生命。

点亮一丛火需要击打千百次,无数火星瞬间迸发又熄灭,他们就是这些星星点点的光亮,楼诚也是,每一个努力过的人都是。

无论他们的努力在当下有没有回报,他们都是点亮那丛火的力量之一。

如果要认识楼诚,认识那个年代的战士,我觉得必须记住这一点。

 

最后紧紧地抱住长夜姑娘埋头蹭!!❤️❤️❤️


何堪最长夜:

【楼诚】【伪装者群像】 南山南 (陈道明饰老年明楼)

我的第二个楼诚视频,送给亲爱的 @兔子窝 太太。去年10月份我发那个【暂别】的帖子之后,惹得兔子伤心,这件事每次想起都会难过。做这个MV给你是想说,我回来啦,我再也不走啦。觉得兔子姑娘是很长情的人,温柔地在意着这个圈子的每个朋友。也非常喜欢她细腻的笔触下,美好的明家四姐弟,要一直写下去呀。

 其实在这么久之后才来剪楼诚,对我来说是有心理压力的。因为这一年多楼诚视频不计其数,优秀的作品又那么地多,当我剪到一个镜头的时候,就总在心里疑虑:这个脑洞已经被用过了吧?这个设定是别人的吧?包括用陈道明老师的陆焉识做老年明楼的作品也已经有很多了!但是想到适合他们的歌,心里就放不下。这一首《南山南》,用的是张磊的版本,歌曲本身的感染力就非常强大,只需要配上与歌词契合的镜头,无需任何特效技巧,就可以朴素地把这个归来的故事讲完。送给兔子,也献给《伪装者》那个年代里每一位孤勇的战士。

浮夸【楼诚】

心口一击 太喜欢了

各种穿马路:

浮夸【楼诚】


阿诚小时候很怕听戏,第一个发现的是明楼。


起先大姐不知道,以为小孩子都爱孙行者,每每把他和明台打扮得花团锦簇,粉粉嫩嫩两个小朋友,一起牵到戏院去。左手坐一个,右手也坐一个。


明台对戏园子是真爱,没开场也能一路疯跑,等到关二爷上来,他都能站在椅子上跳。明明个儿还没有灶台高,却自有一副拿大刀舞一舞的熊心豹子胆。


他就不行了。不管看了多少次都不行,藕段儿一样的小腿垂在板凳上,手指抠裤脚死紧。台上唱得有多欢欣鼓舞,他就能有多噤若寒蝉,一场下来背后净是冷汗,眼睛强瞪得要脱框。


他怕得很。红的白的花的脸,拖长了调儿唱着听不懂的调子,像极了母亲凶他打他。他有这么多的畏,却想不通一个人如何会有许多恨,岁岁年年都浸满了苦,咿咿呀呀扬高了作势要打的手。


可他终究不敢说出来,久而久之未曾让他习惯,反倒成了条件反射。那坏人坏事俱裹着浮夸的面具,迟早吞噬他,没有人注意得到,只有他大惊小怪,受伤害总是活该。


怕黑夜漫长,怕鬼脸作祟,怕高声呵斥,怕哭惹人烦。怕生亦怕死,怕死了后不得托生,相比较来说,还是更怕了生。


明楼只和他们去了一次,锣鼓喧天中大哥抓住他小手,一点点从裤缝上掰开。他手心中有汗,蹭到明楼手上,像强忍住的泪另辟蹊径,终于落到另外的地方。


明楼俯身大姐耳边,“吵得很,您听,我带着小的出去转转。”


大姐点点头,算是认可了,明楼便抱着他往外走。


彼时还算是夏天,却七月流火。明楼一手兜着他腰臀,一手用马甲焐着他小腿,慢慢沿着黄浦江边走。江上无船,却远远传来拉长的气笛声。


他看见明楼的眉头皱了皱,幼小的内心也不禁紧了起来。他想明楼也是不开心的,却想不明白为何明楼不开心。这世界折磨人的方法有千百种,明楼却不似他一般软弱可欺。但明楼不开心是他亲眼所见又无能为力的,他握着小小的拳头,默默伏在明楼肩头。想了又想,终于挤出句话来,怯生生的,又情真意切。“我……我以后再不给大哥添麻烦了。”


明楼其实在发呆,听他说话心神惊得一抖。手伸到他双掖下面,伸直了将他举到面前平齐,担忧看他的脸。“说什么呐”,明楼轻笑,“你比明台省心多了,全世界的小孩儿大哥最喜欢你。”


这安抚叫他安心,贪心又叫他不安心。明楼的喜欢来得毫无原由,也就让他不知该如何坦然接受。说到底内心底还是藏了份猜疑,怕这好也是面具般假的,一撕便没了,一撕边成了歇斯底里。


明楼看他傻乎乎地瞪着自己,脸上刚长出肉,刘海剪成一排齐,觉得是自己的大成就,心下高兴起来,便逗他 “叫哥哥。”


“哥哥”


“哥哥好不好。”


“好”


“喜不喜欢哥哥”


“喜欢”


“最喜欢哥哥好不好”


“好”


明楼觉得他呆呆的,却也特别惹人喜爱,想也没想一口亲在他脸上,又抱回来似个大宝贝怀里塞好。


他也没发觉自己是被明楼逗弄了,直惦记着明楼脸色好起来,于是心下也欢喜了。


明楼依旧抱着他,离了江滩,踱着步往家里走,走着走着便唱起段子,却是那关二爷斩了华雄,正饮温酒。


他静静地听,最后还叫了声好。


“阿诚,不喜欢二爷?”


“喜欢。”


“不喜欢听戏?”


“喜欢。”


“不喜欢戏园子。”


“……喜欢”


明楼拍拍他的背,“不喜欢以后就别去了罢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
日后大姐只带着明台,他跟着明楼念书。渐渐地连明台也不去戏院了,这事儿就被淡忘了。再之后他跟着师父学拉胡琴,甚至还能给他哥哥奏上一曲。


直到他们在巴黎听一场歌剧时,明楼突然又谈了起来。幕间休息时明楼握着他手,似笑非笑揶揄他,“你小时候很怕戏园子,还记得吗?”


他翻了个白眼,最终还是乖乖地说,“记得。我很怕那些花脸。”


明楼说,“你小时候怕很多东西,还特别爱哭,所以我也不敢问,只把你抱开,心里想着,这小可怜虫啊,真要我的命。”


他脸红到脖子根,很是不好意思,“哪有那么爱哭,你瞎说。”


“那你倒是告诉我,花脸有什么可怕的,你说说。”


花脸有什么可怕的,如今他也说不清了。但凡人心里充满了爱,畏就少了地方,只能微微回忆起大概是觉得假面很可怕,人人都带着面具,暗怀着一副鬼胎。但那时候小,怎么会有如此市侩的想法。


若说可怕,平静的脸大概比浮夸的怒发冲冠,更加叵测和可怖吧。他将这想法一一讲给明楼听。


夜里明楼不让他关灯,说要好好看看他。


他无意识自己肉乎乎的脸蛋成了线条利落的脸颊,唯独一双圆圆的眼,总是傻乎乎的样子,毫无保留地看着明楼,像夸父追着太阳。


明楼一口亲在他脸上,满意叹了口气,“我的。”


那他曾经感受到的,也一直感受到的,永不消失的明楼的不开心又出现了,他终于读懂了它。


“大哥”,他躺在明楼身下,微微叫明楼。双手插在柔软的发里,觉得温暖。


“再叫一声。”


“哥哥。”


他缓缓地说,“我小时候怕听戏、怕花脸的戏子、怕高声喊叫的妈妈、怕日本人、怕老鼠、怕没有饭吃、怕黑、怕冷、怕惹人讨厌了、怕你不要我。”


明楼听着。


“但我终于还是明白了。”


“我不怕黑得没有一丝光的夜晚,只怕长夜过后没有黎明。”


“我不怕冷得连心火都要冻住的冬天,只怕冬天过去没有春天。”


“我不怕悲惨暗无天日的命运,只怕痛哭时没有人听见我的声音。”


“我不怕在行走中化为灰烬,只怕最后也未能拉你的手。”


“我怕很多事,唯独最怕的是,撕掉最后的假面,我不是我,你不是你。”


夏风卷起窗帘,灯光下明楼凝视他脸,眼睛像看穿了未来和过去,说得出来的,说不出来的,明楼都懂。


“哥哥。”


最后只剩下明楼绵密吻他嘴。


end


求问为毛这对我一写就往情怀上跑,在线等,急


这段和《我的祖国》一样,都是杜依诺哀歌里的,单独拿出来写,主要是因为最近身体不好且忙,难得写一个大框架的,就先捡自己喜欢的写了。